Home » 生活

Category Archives: 生活

吾友轶事二则

吾友,听说信息时代已经来到,便也想买台电脑,却对各个部件一窍不通。

在商店里,指着机器对工作人员说:

–我要买上边哪个小电视和下边那个铁盒子,对了,还有那个用手按的板子。

吾友见演示人员从网上复制许多图片,便问怎么弄的。

–是从网站下载的。

–什么?下崽儿?

电子宠物侵权

根椐最新的外电报导,美国微软公司已经对日本电子宠物的制造公司提出5400万美金的侵权诉松。微软公司宣称,电子宠物侵犯了该公司的知识产权。

法院判决:“一种需要持续,甚至每小时都必须留意,否则就会死亡的软件,这不是和Windows95很像吗?所以这很明显是一种侵犯微软技术的行为。”

枪口的威吓

歌剧院中挤满了人,观众中有许多成双成对的情人。

突然间,一个男人闯进走廊,挥舞着一支手枪,叫道:“我的太太跟一个男人在里面,赶快叫她出来,否则我就开枪了!”

惊慌失措的经理奔上舞台,宣布道:“有个男人带手枪在走廊上,据他说,在观众中有他的太太跟别的男人。假如真是如此,请她速从边门出去!”

在一分钟内,歌剧院中的女人差不多走光了。

看天花

某仁兄自幼感染天花,生了一脸麻子,所以到了30多岁还是了然一身,未娶妻室。一日,这位仁兄在大街上行走,忽然有一美艳妇人回过头来对他嫣然一笑,只笑得他浑身舒服,于是尾随在那妇人身后。那妇人有意无意地三步一回头,五步一笑,使麻脸仁兄魂飞天外。

走到郊外一幢小洋房前,那妇人停步回身,笑着说:“先生,请等一下,我就出来。”麻脸仁兄真是心花怒放,连忙点头答应。不一会,少妇带出来5个小孩,指着麻脸仁兄说:“你们这些小孩,叫你们种牛痘,你们偏不种,要是传染上天花;你们就会和这位叔叔一样。”

奇遇

王先生:“唉,我碰到一个很特别的奇遇呢。我生日那一天,美丽的女秘书请我到她家喝一杯……”

牛先生:“咦,这很好啊。不过,说什么也不能算是奇遇啊。”

王先生:“你听我讲嘛,她不但准备了香摈、蛋糕、烛光,还播

放生日快乐歌,然后娇声地对我说:‘我要让你惊喜一下。我先进卧室,你等五分钟再进来好吗?’”

牛先生:“哎呀,太棒了!你还有什么不如意嘛!”

王先生:“你听我讲完嘛。当我进入她的闺房时,只见公司的全体员工都站起来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牛先生:“这也不错嘛,别太认真呀。”

王先生:“问题是,你是否想到我是一身光溜溜地冲进去的啊!”

不用担心

年轻女儿要搬到外面住,费了半天唇舌,总算获得她父母的准许,但仍有一个条件,就是不可以让男人到她房中,因为这样会使妈妈担心。

三天后,女儿在长途电话中报告她的生活。“你没有让男孩到你房中吗?”她妈妈紧张地问。

“没有,我到他房中,让他妈妈担心。”

春宵一刻值千全

某甲娶妻,大喜之日,贺客盈门,晚间闹房,诸客皆以新娘能诗,必欲一聆听。新娘害羞,不肯吟诗,众客人不散。适至夜阑更深,新娘无奈,只得轻咳一声,展开樱桃口,朗诵一绝句:“谢天谢地谢诸君,我本无才哪会吟?曾记唐人诗一句,‘春宵一刻值千金’。”

众客轰然而散。

姑嫂对话

姑:“嫂子,你看我找对象是找没有婆婆的好呢,还是找没有嫂子的好?”

嫂:“最好是找没有小姑子的!”

白日梦

杭州净慈寺有个不务正业的和尚,大白天睡觉,梦见菩萨对他说:“门口有位姓张的新贵人来了,还不快去迎接!”

醒来后,和尚就到寺外窥视,只见有个人靠着松树唉声叹气。和尚恭恭敬敬地走上 前问道:“请问您是否贵姓张?”

那人回答说是,和尚大喜,连忙相邀说:“新贵人为何不进去坐坐?”张某辞谢说:“师父不要弄错了,我可不是什么贵人,只是个没中举的秀才而已。”

和尚把自己做的梦告诉了他,又说:“要考中,不难,我愿意为您尽力。”张某摇摇头说:“没有钱,怎么考?”和尚说:“我愿意替您筹钱,只要您做了官不要忘 了我就好。”

于是,和尚帮张某补上了名字,又安排好他的住所,事后卜了一卦,结果是大吉, 两人更加高兴。考试后,发榜的前一天,和尚买了酒菜,两人高高兴兴地喝了一 夜。

第二天,和尚一早进城看榜,果然在前面发现了张某的名字,赶紧回来叫上张某一 起去看。张某却发现,榜上的人与自己名字虽相同,籍贯却不同,自己仍没考上。 和尚和张某惊呆了,之后垂头丧气地分手,估计这事只是和尚的白日梦罢了。

——清·牛应之《雨窗消意录》

阿兄生孩子

“湖州人常青奴生性痴愚,反应迟钝。一次,他被分配去做马夫,饲养一匹骓马。将军果毅下令,要求所有的马夫必须精通养马知识。当查问到常青奴所养马的颜色时,常青奴回答说:“我养的是一头灰色的马。”

果毅将军见他非但不知道马的颜色,而且还把一匹马说成一头马,非常恼怒,下令责打二十大板,并要求道:“要是明天再说不出来,就要大刑伺候。任何马夫都不准教他!”

常青奴回到家,既不吃饭,也不说一句话,只是躺着唉声叹气。他的嫂子正在坐月子,见他在那里叹气,就问:“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不停地叹气?”

常青奴回答:“果毅将军考查马夫,问我所养马的颜色,我答是‘一头灰马’。将军就打了我二十大板。”嫂子笑着说:“那是一匹骓马,怎么能说成一头灰马呢?怪不得要挨板子[…]”

“第二天,常青奴回答:“一匹骓马。”果毅就问:“是谁教你的?”常青奴说:“是阿兄。”果毅又问:“那你阿兄呢?”常青奴说在家里。果毅接着问:“你阿兄在家里干什么呢?”常青奴说:“我阿兄在床上躺着生孩子呢!”

——隋·侯白《启颜录》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