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情感

Category Archives: 情感

电脑爱情

当今世界电脑风靡,像瘟疫一样急剧扩散流行。电脑带来的信息产业革命,给人们的观念、习惯及其工作、生活方式都产生了深刻而广泛的影响。成电脑迷,患“电脑病”的人比得癌症的人还多。我有一朋友张,从事软件工作,自然对电脑的痴狂无以伦比,其语言方式也很职业化,脱口便是电脑专业术语。试举其对爱情的表述,便可成篇趣文。

朋友张的恋爱可用雨果的一部名著概括:“悲惨世界”。一提这事,他就“苦大仇深”:“对谈恋爱,我顶多算个电脑初学者水平,年龄都‘286’了—28岁零6个月,爱情的‘光标’还停留在‘文首’位置。”

好不容易经人介绍了一个女友,久经接触,却无喜人发展,用他的话说:“嗨,咱这恋爱整个一个‘286’速度—运行太慢。都认识三个多月了,才刚刚算个‘文件打开’,和她上街,横走竖行,她竟保守得要和我保持过大的‘字距’或‘行距’。在她的‘菜单’里,根本没有浪漫抒情,卿卿我我的设置。我的感情‘传输系统’十分畅通,她的‘接收系统’总出故障。”

过了些时日,朋友张心情郁闷地前来找我,见面便说:“我那倒楣的恋爱彻底‘死机’了。”问其原因,他答:“我俩不‘兼容’。”他指指脑袋:“她的‘主机’不行,修养差,没文化,整个一个‘内存’不够、‘版本’太低,连‘学习机’的档次都谈不上。其实,我早就该‘ESC’(返回)了。”我安慰道:“既然你已经‘Enter’,你再重选一款吧。”

一个周末,朋友张打来电话,兴奋地告诉我:“哥们儿,我又恋爱上了。她个子不高,体积不大,算个‘便携式笔记本’吧。她长得漂亮,尤其那心灵的‘显示器’—眼睛,水灵灵的。‘音频’也不错,档次少说也属‘586’级别。”

朋友张对“便携式”一往情深,追得甚紧,各式各样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像“词组”一样不停地“输入”。“便携式”说:“你是夜壶镶金边—嘴儿好,这些话还不知道对多少个女人‘克隆’过呢。”

朋友张倒也诚实:“哪能呢,顶多对别的女孩’COPY’过两三次。不过,我保证对你是最后一次’块搬移’了。你要是不信,可以把我的每句话都在你记忆里‘存盘’,任你随时‘调阅’对照,如有不实,咱们的关系,你尽可以随时‘关机’。”

估计朋友张和他的“笔记本”打得火热,好长一段已顾不上和我联系了。一个冬日,朋友张突然闯入我家,他的脸像刚从冰箱里取出来一样,冷冰冰硬梆梆,连家里的暖气也化不开。我纳闷地问:“怎么没把你的‘便携式’带来,让我也瞧瞧?你们的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他沮丧地说:“不瞒你哥们儿,一提这事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早就被别的男人给‘格式化’了!你说说,我怎么能咽下这口窝囊气!”

他长叹一口气:“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观察,我破译了她的’密钥’,发现她是个‘多媒体’,她视爱为‘电脑游戏’,旧情不忘,新情不断,还常常搞‘远程传输’。最近,我和她的爱情‘互联网络’上,又恶狠狠地杀出一个‘黑客’,他常在我不在时,神秘‘登录’,篡改和盗用我爱情‘主页’上的珍贵资料,使我对她的‘操作命令’失灵,导致我的第四次恋爱‘站点’被迫关闭。哥们儿,你想想,我心里堵不堵呀?

我付出一片真情,一颗真心,保存下来的‘文件’只有伤心、痛苦和无奈。”

我对朋友张经受的情感挫折深感同情,只有安慰劝说:“把那些伤心痛苦的‘文件’都‘全文删除’吧,留一张‘空盘’,等待去存将来的甜蜜幸福。感情的‘鼠标’掌握在你的手里,你还是重新‘开机’,在爱的‘主菜单’下慎重‘选项’吧。”

时间以“586”的速度快速运行,转眼一年过去了,朋友张把自己的婚姻压在了“电脑征婚”上,终于获得了一位称心如意的爱妻。最近,我与他在街上邂逅,他一派喜气上脸、好是滋润的感觉,对我开口便报喜:“我和老婆联手开发出了一个绝对智能型的‘软件’。”我惊问:“又出什么新成果了?可否给我演示演示,我可以对它的价值先做一番评估。”他含笑摇头:“不可不可。”我说:“你还怕朋友侵犯你的知识产权呀?”他说:“哪里哪里。只是这精密‘软件’还在我老婆肚子里‘存盘’呢,得等到几个月后才能完整地‘打印’出来。”

我明白过来,说:“你这家伙三句话离不开本行。恭喜恭喜。你是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他说:“男女都无所谓,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愿他的脑子是一部先进的电脑。所以,我给他取了个很特别的‘文件名’,叫‘张脑’。一是指望他脑子如电脑般好使;二是纪念我和他妈的‘电脑情缘’;三是张脑与‘樟脑’谐音。樟脑防腐驱虫,在电脑时代,各种‘病毒’很多,我便特意在他的名字上设置了防‘病毒’装置。”

我乐道:“这名字俗得高雅,新鲜,好记,别出心裁,除了药店怕是找不到重名的!”

会更生气

富翁葛朗出外旅行,晚间睡觉时,老梦见自己的妻子与年轻男子偷情。有一天,他终于往家里发了一份电报。女仆苏娜接到后,赶忙念给女主人听:“太太,老爷说:‘我得到一个消息,我离开后,夜夜有一个年轻男子进入宅第。为了查明真伪,我将立即回家’。”

葛朗的妻子听后,生怕风流事暴露,吓得手足无措。突然,她脸上露出骤喜的表情,对苏娜说:“亲爱的,有办法了,你就说那年轻男子是来找你的!”

苏娜一听,急忙说:“那可不行!太太。老爷知道了,会更生气的。”

条件足够

陈福不敢当面向他的女友求婚,只得在电话上作远程试探。

“洁梅,我得了五百万元遗产,一座别墅,一辆汽车,还有一艘游艇,你答应嫁给我吗?”

“当然答应你哩,你是谁呀?”

跟谁结婚

女儿:“今天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他爸爸是个局长,他叔叔在外贸部门工作,他舅舅在香港当经理,您看条件够意思吧?”

母亲:“真不错,可是——你打算跟他们三个当中的哪一个结婚呢?”

扔花带盆

“我站在女友的窗下对她唱情歌,她扔给我一技花。”

“那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她忘记把花从花盆里取出来了。”

感人泪下,病房里最美的爱情,成都8旬老夫妻ICU内牵手告别

近日,成都一对已至耄耋之年的夫妻在ICU牵手告别的视频感动了无数网友。视频中张爷爷今年85岁,文奶奶87岁,先后因病住进新都区第三人民医院。1月30日,张爷爷得知老伴病情严重后,对子女说,“这辈子,也许我再也见不到她了,我想见见她。”在医院的帮助下,这对牵手到白头的夫妻最终在ICU牵手告别。

视频中,爷爷一直在不停地用方言说着“我来了”“我来了”,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不断反复,却让人无比动容: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来到你身边,守护着你。老爷爷一直在深情呼唤着意识不清的奶奶,因为病重,奶奶已经很难给出任何反应了。出于安全考虑,医院的医护人员也是做好了所有的防护措施,也仅仅能让他们牵手几分钟,在即将分别的时候,原本反应不大的奶奶抓住了爷爷的床杆,想把爷爷拉走。

平时只有叫老伴的名字才会稍微有点反应,但没想到这次她抓住了床杆。

1月31日凌晨,文奶奶因抢救无效去世,家人们出于对张爷爷身体的考虑,暂时将这个悲伤的消息“瞒”下。

看到这感人的一幕,网友们纷纷留下了评论。

“这一生有幸有你相伴,下一世一定要再相爱。”

“这不是来告别的,是来约定好下一次再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过如此。”

病痛面前,最让我难忘的还是与你的日子与你的回忆,这大概就是爱情最美好的诠释吧。小编看完这个视频也忍不住落下了泪。

整体性向

我这一生中只有一次因恐惧而瘫痪的经验。多大学一年级参加微积分考试时,不知为什么毫无准备就去应试。我记得那是个春天的早晨,走进教室时心中充满宿命与不祥的感觉。我到那间教室上过很多次课,但那天我完全没有注意到窗外是什么景象,眼中甚至没有教室存在。我走到靠门的一个位置坐下,眼光凝缩在眼前的一小块地面。我打开考卷,耳边充塞怦怦的心跳声,胃部因焦虑而痉挛。

我很快瞥一启遍试卷,完全没有希望。整整一人小时我盯着试卷,脑中不断想着可怕的后果。同样的思绪一再重复,恐惧与颤抖交织循环。我坐在那里无法动弹,就像中了毒箭的动物。回想起来,最让我讶异的是我的脑子竟然萎缩到那种程度。那一个小时我并未曾试拼凑可能的答案,也没有作白日梦。而只是坐在那里凝视我的恐惧,坐待这可怕的折磨早点结束。

上面这段恐怖的回忆正是我本人的经验,我认为是最能表现情感痛苦严重影响心智功能的例证。检讨起来,这段经验仿如在试验我的情感是否能战胜、甚至瘫痪思考力。

情绪影响心智,这是每个老师都知道的。学生在焦虑、愤怒、沮丧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学习,事实上任何从在这种情况下都很能有效接收或处理资讯。第五章探讨过强烈的负面情绪如何扭曲我们的注意力,事实上,当某种情绪几乎是无孔不入地凌驾其他思绪,以致不断阻挠你对身边事物的注意,这表示情绪的影响已超乎正常范围。譬如说一俯瞰正经历离婚的人或父母正要离婚的小孩,往往很难将注意力专注在日常琐事或功课上。对一个抑郁症患者而言,自怜、绝望、无助的感觉可能凌驾一切。

当情绪超越专注力时,人将失去一种科学家称之为“操作记忆”的认知能力,亦即脑部无法储存足够的资讯以应付手边的工作。操作记忆的内容可能琐碎如电话号码,也可能复杂如小说家编辑的情节。任何心智活动(小至造句,大至解析复杂的逻辑命题)都要植基于操作记忆这个最基本的心智功能。职司操作记忆的是前额叶皮质,别忘了,这也是情绪与感受交集的地方。消退这个部位的边缘系统受制于痛苦的情绪,操作记忆便会受影响,你将无法正常像前面叙述的考场经验。我们也可从相反的角度思索这个问题。想想看人在成就劳动某件事时的动力,那些热忱、干劲、自信是如何激发起来的?专家研究奥运选手、著名音乐家、世界棋王,发现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能激发自己接受严酷的训练。现在随着技术水准的不断提高,各类专家训练的年龄已愈来愈提前。以1992年奥运为例,平均十二岁的中国跳水选手受训年限与美国队不相上下,而后者都已超过二十岁,中国队自四岁开始受训。同样的,二十世纪最佳小提琴手大约五岁开始习琴,世界西洋棋好手平均七岁开始学棋,十岁开始的人只能达到国家级的水准。愈早开始,时间上愈占优势:柏林顶尖音乐学校的顶尖小提琴学生习琴时间已超过一万小时,,次一等级的学生学琴时数平均约7500小时。

能力相当的人在同一领域的成就会有高下之别,最主要的原因似乎在于能否在早年就投入艰辛的训练,而这又 与其情绪特质有关,尤其是面对挫折的热忱与毅力。

撇开天赋不论,自我激励是影响人生成就的一大原因,这可以从亚裔商人士在美国的杰出表现得到印证。研究显示亚裔孩童的平均IQ120仅比白人超出二、三点。以职业类别而论,亚裔美人的表现突出许多,相当于IQ110日裔美人或IQ120的华裔美人。原因可能是亚裔孩童自小就比白人用功。

换个心情

想像你在一条陌生陡峭弯曲的路上开车,而且雾很大。前面不远处突然跑出一辆车,近得你根本来不及刹车。你用力踩刹车,车子立刻滑向一边。这时你看到对方的车子里坐满了正要上幼儿园的小孩子……一瞬间只见玻璃碎裂,车子立刻撞得乱七八糟。接着是一阵可怕的静默,然后你开始听到哭声。你挣扎着跑过去,看到其中一个孩子动也不动地躺着。你心中涌起强烈的懊悔与悲伤……

这是温兹洛夫在一项实验中给实验者看的文章,目的是让他们的心情变得难过。接着他请实验者花九分钟写下反有想法,同时尽量避免上述画面侵入脑海。每当上述画面入侵,实验者便笔记本上做一记号。结果多数人所做的记号都随着时间递减,但原本心情沮丧的人则有显着增加的现象,甚至在尝试转移注意力时也不自禁会回想到车祸的画面。

不仅如此,较沮丧的人会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沮丧的思绪。温兹洛夫指出:“不只是内容同类的思想容易联结,同类情绪的思想也是。平常我们就有一组沮丧的思想集结在那里,心情低沉时便倾巢而出。容易沮丧的人这种人造棉结愈是坚韧,一旦出现便很难压抑后绪的一长串。偏偏这种人倾向于以另一个沮丧的话题来取代原来的,结果反而心情更加低潮。”

有人说哭泣使脑部引发悲伤的化学作用变缓和,哭泣有时的确可让人停止悲伤,但也可能使你继续执着于悲伤的理由。一般人常劝人“好好哭一场”,其实宽大个观念不见得正确,如果哭泣强化你的忧思,结果只是更增悲切。倒是转移注意力确实可使悲思中断,专家认为医治极严重的抑郁症,便是利用短期记忆丧失的原理;病人记不得为何悲伤,病情自然好转。至于一般性悲伤,缇丝研究发现常峥的摆脱方法有阅读、看电视、电动玩具、拼图、睡觉、作白日梦等。温兹洛夫指出,最有效的是从事可提振情绪的活动,研究发现,长时间看电影通常会陷入低潮。

缇丝发现,有氧舞蹈是摆脱轻微抑郁或其他负面情绪的最佳方式之一。不过这也要看对象,效果最大的是平常不太运动的懒骨头。至于每天运动物人,效果最大的时期大概是他们刚开始养成运动习惯的时期。事实上这种人的心态变化与一般人恰相反,不运动时反而心情容易低潮。运动之所以能改变心情,是因为运动能改变运动能改变与心情息息相关的生理状态。举例不说,沮丧时生理处于低活动状态,有氧舞蹈则可提升身体的活动量。同样的道理,焦虑是向活动状态,放松身体反而较有帮助。其作用原理都是打破沮丧或焦虑的循环,使身心处于与原来情绪极不协调的状态。

善待自己或享受一番也是常见的抗忧郁的药方,具体的方法包括泡热水澡、吃顿美食、听音乐、做爱等。送礼物给自己尤其是女性常用的方式,大采购或只是逛逛街也很普遍。缇丝研究发现,大专生当中,女性利用吃东西治疗悲伤的比率是男性的三倍,男性诉诸饮酒或嗑药的比率则是女性的五倍。暴饮暴食或酗酒当然都有很大的缺点,前者会让人懊悔不已,后者有抑制中枢神经的作用,只会使人更沮丧。

缇丝指出,比较建设性的作法是让自己产生小小的成就感:例如完成延宕许久的家事可某项工作。其次,提升自我形象也很有帮助,即使只是打扮光鲜一点也可以。

走出沮丧最有效的一个方法是改变看事情的角度,不过一般人除非接受心理治疗,很少应用这个方法。譬如说结束一须感情总是很伤感的,很容易让人陷入自怜的情绪,以致换个角度看看自己所失去的是治疗悲伤的良方。同样的道理,一个癌症病人不管病情多严重,只要能想到另一个更严重病人,心情便会提升一些(我还好,起码我可以走路)。老是与健康的人做比较的通常最是沮丧。这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心态的确有出奇的效果,似乎突然间一切不再显得那么灰暗。

另一个提振心情的良方是助人,沮丧的人低沉不振的主因是不断想到自己及不快的事,设身处地同情别人的痛苦自可达到转移注意力的目的。缇丝研究发现,担任义工是很好的方法,然而,这也是最少被用的方法。

最后一种方式是从超凡的力量中寻求慰藉,缇丝指出:“有宗教的信仰的人可借由祈祷改变任何情绪,尤其是沮丧。”

忧郁处理

一般人最费力摆脱的情绪是悲伤,缇丝研究发现每个人走出忧伤的方式也是最多样的。当然,悲伤不见得都是不好的,忧伤和其他情绪一样有其作用。比如说失去新人的悲伤会使我们欢欣鼓舞一切娱乐失去兴趣,专注思索失去的一切,暂时使人失去从事新事物的动力。简而言之,这种悲伤将迫使人暂秘多彩的生活,退而做一些重要的省思;深思所失者代表何种意义,最后经过一番心理调适,修正新的人生方向。失落的悲伤有一定的功能,沮丧却是负面的。作家史泰隆称之为“心病的种种可怕形式”,包括自怨自艾、自觉无用等感受,“灰暗无生趣,忧伤排山倒海而来,充满恐惧、疏离感以及最可怕的、令人窒息的焦虑。”而后理智也开始受损,出现“混乱、注意力无法集中、记忆衰退”等现象,到后期心智“充塞混乱的扭曲思绪……自觉思想被无以名状浪潮吞没,再也无法感受人世的乐趣。”身体方面也有种种症状:失眠、宛如行尸走肉,“陷入一种麻木、衰弱以及奇怪的无力感……”同时生趣尽失:“食物及其他感官享乐都味同白开水。”最后连希望也烟消云散,“心中渐淹漫一种恐怖感……”因为绝望愈来愈像具体可触的痛楚,甚至使人怀疑自杀是否是最好的解脱。

在这样严重抑郁的情况下,生命已形同瘫痪,完全没有生机,抑郁的征状显示的是生命的停滞。对史泰隆而言,药物与心理治疗已没有帮助,后来他住进疗养院休养了一段时间才慢慢复原。但多数人确可借助心理治疗或药物,除了时下最流行的百忧解以外,还有十余种药物可以选择。

不过这里所要讨论的是还到就医程度的一般性忧郁,多数人都可以自行调适,走出消沉。但一般人常用的方法常会造成反效果,使情绪更加消沉。比如说很多人悲伤时选择独处,但独处很容易增添孤单孤立的感觉。根据缇丝的研究,一般人抵抗消沉最常用的方式是交际:出去吃顿饭、跳跳舞或看电影,就是与朋友或家人一起做什么。这个方法如果能让你暂时忘掉悲伤,自是效果绝佳。但如果你一直在思索悲伤的原因,只会使消沉的情绪更延长。

事实上,消沉情绪何时终止与思绪沉溺的程度有直接关系。愈是为使你自己消沉的事反复担心,消沉的情绪愈是强烈而持久。沮丧的人会为很多事担心,但都与沮丧有关,如担心自己是如此疲倦、没有精神、缺乏动力、什么事都没做等,但绝少想到如何以具体的行动改善问题。沮丧者担心之事还不止于此,在这方面做过深入研究的史丹福大学心理学家诺苏珊举例说:“你可能会把自己孤立起来,想着自己的心情是如此低落,又担忧配偶可能会因此排拒你,或是晚是是否又会失眠。”

有些人会辩称这样反复忧思可能使现况恶化而使人更沮丧。诺苏珊举了一个例子:某女性销售员因不断沉浸在沮丧中而减少推销次数,业绩自是不断下滑,这使她觉得自己果然是个失败者,于是心情更加沮丧。如果她处理沮丧的方式是投入工作以转移注意力,结果业绩应该会提高,自然对自己更有信心,心情也就慢慢走出阴影。

诺苏珊发现,沮丧时女性陷入忧思的机率比男性大得多。女性患抑郁症的人为男性的二倍,可能与女性这个特质有关。当然其他因素还很多,诸如女性心情低落时较愿意说出来,女性生活上不如意的事较多,男性较常借酒浇愁等。

研究发现,以改变思考模式为目的的认知心理治疗,对轻微抑郁的疗效与药物相当,对预防轻微抑郁复发的效果更优于药物。其中两种治疗方式最为有效:一是学习质疑忧思的内容是否有根据,朝较建设性的方向思索;地是刻意安排较愉快的事件转移注意力。

转移注意力之所以能治疗抑郁是因为抑郁是自发性的,不请自来地入侵人的心灵。即使你努力要压抑消沉的思绪,往往也是徒劳无功,你一旦开始有沮丧的思绪,脑中便仿佛有一块强力磁铁吸引一连串的低沉的想法。有一项实验请沮丧的人将六个字拼成一句,结果发现愈沮丧的人句子拼得愈快。

沮丧的这种磁铁效应甚至也表现在人们转移注意力的方法。譬如当你提供多种活动供沮丧的人选择,他们多半会挑抚较沉重不愉快的活动。德州大学心理学家理察进行相关实验后得到一个结论:沮丧的人要特别努力将注意力转移到真正乐观的事情,小心避开无意间又从事使心情更低沉的活动,如观看悲剧电影或小说。

纾解焦虑

糟糕,减音器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需要送修吗?现在哪花得起这笔钱……恐怕要动用到孩子的教育费……到时候会不起学费怎么办?上星期那张成绩单直糟糕……万一孩子的成绩往下掉,考不上大学怎么办?减音器的声音真的怪怪的……

像这样的忧虑方式可以像八点档的连续剧演个没完没了,最后又绕回原来的剧情。上述例子是由加州大学心理学家莉莎及汤玛士提供的,他们对忧虑的研究已将这个问题由神经过敏的范围,提升到科学的层次。忧虑的正面作用自是不待言的,深思熟虑的确可能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忧虑其实就是对潜在的危险提高警觉,这是人类进货过程中的基本生存能力。当脑部接收到恐惧的刺激时便开始感到忧虑,从而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威胁上,迫使脑子暂时抛开其他事情,绞尽脑汁想出因应办法。可以说忧虑是预演可能出现的问题,及早设计趋吉避凶的方案。

真正造成问题的是长期而重复的忧虑,恶性循环而永远得不到解答。我们如果仔细分析会发现长基性的忧虑具备所有低层次情绪冲动的特色:没来由感到担心,无法控制,持续不断,不可理喻地陷溺于对单一的事项忧心不已。若持续恶化可能出现恐惧症、偏执、强迫性行为、惊慌失措等症状。每一种症状表现出对不同事物的忧虑,恐惧症者对可怕的情境特别担心,偏执症者忧虑的是如何避免可怕的灾难发生,恐慌症者担心的是死亡或恐慌症发作。

这些症状的显著特征是忧虑过度,比如说有一位妇女因强迫性精神官能症接受治疗,她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从事下列行为:每日数次花四十五分钟洗澡,洗手二十余次,每次五分钟;坐下以前一定要用酒精或其他方式消毒椅子,而且绝不肯碰触小孩或动物,她认为这些都是不洁的。这些行为的根本原因是对细菌的极端恐惧,她无时无刻不忧虑因感染病菌而死亡。

另有一位妇女因一般性焦虑症接受治疗,医师请她就担心的事情做一分钟的自白:

我可能无法说得很清楚,我恐怕以有为力量解释很难反映真相,而我们一定要找出真相……否则我的病不会好。如果我不会好,永远也不会快乐起来。

这是很典型的忧虑症,患者被要求做一分钟的陈述,结果才短短几秒钟,她已经陷入人生问题的思索:一辈子再也快乐不起来。忧虑者的思绪常循着这样的方向,在脑中出现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且常会穿插一些想像的灾难或悲剧。忧虑在脑中常以语言而非影像的形式上演,我们在控制忧虑时要特别留意这个现象。
包克维等人是在治疗失眠症时开始就忧虑进行研究的。专家早已指出焦虑有两种形式:一是认知的,即忧虑的思绪;一是肉体的,即是不断入侵的思绪投入。患者多是长期性的忧虑者,即使再困也无法停止忧虑。解决的办法是透过放松的练习,使患者的思绪专注在放松的感觉,简而言之,凡是以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让患者停止忧虑。

但这个方法效果并不彰显,包克维认为原因可能与忧虑的正面效果有关。前面说过,忧虑是在预演潜在危机的因应方式,问题是忧虑通常无法达到这么建设性的效果,我们很少因忧虑找出新的解答或观点,更勿论长期的忧虑。忧虑者的思绪通常只中不断萦绕着潜在的威胁,让自己陷入恐惧之中,同时思考方向完全不脱旧有的模式。而且这种人会为各式各样的事情忧虑(大多数根本不太可能发生),他们总是注意到别人不曾看到的人生困境。

但人些忧虑患者却告诉包克维忧虑对他们有帮助,而且是一种无法终止的循环。为什么忧虑会成为心理上的沉溺?包克维指出,这是因为忧虑和迷信一样,你愈是相信就愈觉得可信。人们忧虑的很多事情,实际发生的机率微乎其微,如新人坠机身亡、破产等,结果便仿佛是忧虑产生了神奇的效果,使忧虑之事无由实现,就好像戴着护身符的人以为自己平安无事是护身符的功效。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